香江碎片(上)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9-28 08:39:05

距离二零一一年的春天,已然七年。

七,对于我,始终是一个特别的数。

一来,它是自己的生命数字,二来,它是轮回之数。

每年的春天凌晨,山里总能听到鸟鸣。

二零一一年的此时,亦是住在山里,凌晨时分,传来杜鹃的啼叫,那声音是那样撕心裂肺,像是呕吐一般的咳嗽,像是一个病人临终前的垂死挣扎,人生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杜鹃啼血”。

那时住在香港沙田花园城二期的公寓,十四楼,然具体是哪一栋哪一间屋,却左思右想怎么都记不起来了。

七年过去,如今问自己:我为那座城写过字吗?

嗯,写过,那两年时光,全部留在了当年的MSN Space里,它们早已随着MSN退出中国消失不见。

怕自己老了的时候,不记得了。

那两年的记忆,如同碎片一样飘浮在人生的河流中,将来会被冲去哪儿,无人知晓,若是有一天忘记了,就如同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记得出了沙田站,每日回家都要路过New Town Plaza,若归家晚了,露天小广场上偶尔会遇见玩滑板和组团弹吉他的少年们。

记得楼下成排的餐厅,午市有二十港币小份叉烧饭烧鸭饭,夜排档有著名的沙田鸡粥卖,是不错的宵夜之选。

最喜欢拐角茶餐厅的每日例汤,不添加鸡精味精,原汁原味的青萝卜排骨煲汤,这味道是在魔都任何一家翠华餐厅都寻觅不到的。

早餐吃香港老板娘经营的西点屋自家做的老婆饼,里面的馅儿是椰蓉的;下午茶偶尔在另一家夫妻老婆店的露天座吃一份咖喱鱼蛋或是玫瑰腐乳牛肉肠粉。

很喜欢去街市买菜,那是广东话的启蒙地,一句唔该都不会说便来了香港,结果发现出街时不论超市菜场英语几乎都无用武之地,匆忙学了五句广东话应付日常买菜。

你好!

这个几钱呀?

要( )块钱的菜。

不要袋子。

多谢!

街市的荤腥多进口食材,最钟意西班牙的牛排和日本银鳕鱼,回家做一顿吃两顿。

冰箱里必须常备着来自不同国家的巧克力和酒,专宠白葡萄酒和水蜜桃起泡酒。

吃饱喝足,常夏夜里穿着人字拖和牛仔短裤沿河散步,塞着耳机放着音乐,自在夜游。

周末下午,去九龙塘的CityU食堂吃一碗芝麻糊,那是全香港最好吃的芝麻糊。

也常常从太子走到旺角再一路逛到尖沙嘴,弥敦道的尽头就是海。

日暮时分在维港码头吹吹风,天边的火烧云美得停住了时间。

待夜色降临,过海去港岛吧!

去铜锣湾吃一份鸡蛋仔+义顺红豆双皮奶。

去风波不断如今已经不存在的铜锣湾书店找寻在大陆不曾面世的各类书籍。

它们让你明白,此处并非文化沙漠。

这里有黄碧云《七种静默》,这里有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

出版自由和媒体言论自由过了罗湖口岸便是一个白日梦了。

最后一站到中环,兰桂坊的夜生活充满了后殖民时代的气息。

临近午夜,寻找One Night Stand的男男女女们纷纷下了舞池,每一晚都有面容清俊眼窝深邃的鬼佬流连在不同的夜店内搜寻猎物;每一晚也有不同肤色浓妆艳抹的女人们扭动着腰肢等待着散发着荷尔蒙味道的邂逅。

你若是想看看欲望和酒精一起舞蹈的样子,去兰桂坊吧!

抑或,热闹与你无关,只是坐着发会儿呆,抽三支爱喜,喝一杯长岛。

微醺时分,微笑着对自己说,这是张爱玲曾生活过的城市啊!

香港的漫漫长夜便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