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座大厦住着200个失足妇女,我揣把小刀从里头救出个大陆女孩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7-29 12:30:34

魔宙所发的是半虚构写作的故事

「夜行者」系列是现代的都市传说

大多基于真实社会新闻进行虚构的报道式写作

从而达到娱乐和警示的目的

我特喜欢香港,每年都会抽几天时间,去逛书店吃东西,偶尔看看演出。


但有两次,我是因为工作才去的。


第一次是16年10月,去参加同行聚会,还和当地同行聊起,几件著名凶案的内幕——我曾经就此事写过一篇文章,感兴趣可以看一下。



键盘记录器,但是这玩意儿有点容易被发现



张晓雯喜欢日本动画的手办,经常去香港买,这次去,是取之前预定的手办,但具体在哪儿订的,家里人也不知道,只知道她住在重庆大厦。


我和周庸一下飞机,就坐上A21路巴士,到弥敦道的中间道下车,到了重庆大厦的正门。


重庆大厦,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还是很有意思的


如果你看过王家卫的《重庆森林》,对重庆大厦可能有点印象。


到处都是南亚人(印度人最多)和非洲黑人,十年之前,这儿就是个缩小版的世界贫民窟,强奸、杀人、抢劫、毒品交易,经常发生。


2004年的时候,香港政府整改重庆大厦,往里面装了200多个监控,到现在,已经发展到400多个,加上有警察彻夜巡逻,治安改善了很多。


当然,相对香港其他地方,还是差了一点——13年6月,有个北师范的女生,在这里被印度人强奸了。


独自旅行的姑娘,最好别住这里。


女孩还是要注意安全


我去香港时,经常会住重庆大厦。



这栋楼里大概60%都是南亚人


我转了一下,这旅馆和重庆大厦里的大多数一样,都相对封闭,进来要经过有密码的防盗门,走廊里有闭路监控。


因为经常出事儿,电梯监控很严格


下楼时,运气很好,向下的电梯里只有俩人,一个年轻姑娘,搀着一个带墨镜拄拐的中年男子,应该是个盲人。


出了电梯,我俩出了门,和一群人一起,围着大厦门口垃圾箱抽烟。


这时姑娘带着中年人走过来,对着人群,从包里掏出一个纸板,上面写着:“吴沛霖,还血泪钱,限时3天,否则就报警。”


让中年人拿着,姑娘用手机拍了几张照,好像发给了谁。


周庸看了两眼,说徐哥,应该是大陆人,都是简体字,这时姑娘问中年人:“爸你热不热?”


我真是很喜欢吃这家拉面


除了动漫周边和主机游戏店,里面还有卖进口杂志、CD和AV的店——这栋大厦里逛的,基本都是男性。


周庸问我,徐哥,那些比较色的店,咱不进去看看么?


我让他别扯犊子,有时间再说——现在分开行动,只找卖动漫周边的店,拿张晓雯的照片,问老板是否见过。


人生中见到宅男最多的一次,就是在这儿


从地下一层开始,问到三楼时,墙角对着电梯的小店里,老板说见过:“她在我这儿订了个saber,4天前取走了,还买了个贞德。”


我问几点的事,他查了下转账记录,说下午四点多。


也就是说,张晓雯失联那天,到下午四点为止,并没出什么事。


又问了老板几个问题,没啥线索,我俩步行回半岛酒店,路过利强记的时候,买了俩鸡蛋仔。


这家鸡蛋仔,用的鸡蛋都超新鲜


到了酒店,周庸说不成啊:“人生地不熟的,完全没进展啊。”


我让他别着急:“你先歇会儿,咱晚上还出门呢。”


过了十二点,我俩又出门去重庆大厦,短短的三百米,有四个站街的大婶搭讪,问是否需要马杀鸡。

怕我俩听不懂,除了广东话,还分别用英语和日语说了一遍,周庸摆手示意不用,大婶儿都用可惜都眼光看他。


凌晨的重庆大厦,和白天完全两样——除了没钱住店的背包客,这个点还拉客的南亚人和黑人,都是捞偏门的。


尖沙咀的站街女,周庸总被搭讪

我说不用,就想找这个Tesfar,他说那无能为力了:“你跟附近找找吧,他肯定就在附近。


夜晚的重庆大厦,和白天是两个世界


大厦里有很多印度人开的杂货铺,我俩买了两罐芒果汁,边喝边四处找人。


转了几圈,跟看舞台剧一样:两个南亚人往裤裆里塞大袋儿的大麻,一个菲佣以300港币的价格,把一双山本耀司的鞋卖给了一个黑人,两个警察巡逻过去,聊着TVB的警匪剧。


一起看起来都很和谐,但就是没找到Tesfar。


一直转到凌晨四点,连警察都发现我俩形迹可疑,查了通行证。


我跟周庸说不行——再不走容易被人盯上,先撤,明儿再说。


重庆大厦巡逻的asir


第二天,我俩再去重庆大厦,还是被人盯上了。


我们在电梯口还没上去,一小个的印度人走过来,说有人想见我俩——要是不愿意的话,就赶紧滚出重庆大厦。


想了想,我让周庸到弥敦道上等我,自己一个人跟他去。


周庸不同意。


我说你傻啊,万一我出事儿,你还能报警,团灭就傻逼了,而且香港治安很好,出警速度也快,应该没事。


小个印度人带着我走楼梯,到了三楼一个金铺里。我见到了“要见我”的人——也是个印度人,戴着眼镜,穿着黑西裤白衬衫,脖子上挂了条金链子,手里啃着个鸡腿。


他看见我,大声说了句:“everybody loves 盖发塞。”


我完全没听懂,琢磨半天才意识到到他说的是KFC。


香港KFC的原味鸡,译名叫家乡鸡


印度大哥吃完鸡,问我是什么人,在找什么。


我给他看那监控截图,说找这俩黑人。


他问我是想买毒品么,我说不是,怀疑他们和一个姑娘的失踪有关。


印度大哥问我有证据么,我有点懵,说没有,就是想找他们问问。


他说成,那你去找他们,要是他们干的,你告诉我。


我有点懵,带我来的小个子印度人拉了我一把,示意我可以走了:“他们喜欢在B座十一楼卖药。”


走到门口,我实在没忍住,问印度大哥为什么。


他头也没抬,说做这种事警察会来。


出了重庆大厦,周庸正跟门口抽烟,不停转头往门口看。


见我出来,他赶紧冲过来:“擦,徐哥,下次这么远的活不能接,太被动了,还是在北京好。”


我没理他,开始打量附近的商户,最显眼的中国人面孔,就是最右侧角落里,卖《龙虎豹》杂志的大哥。


龙虎豹杂志,除了图,里面还有大量的情色小说


他可能对内地游客问路比较烦,书摊上放了一个牌子:不准问路。


我让周庸买了本杂志,才跟他搭话,问知道三楼开金店的印度人么。


他斜了我一眼,说知道,大佬嘛,南亚人的头头,在重庆大厦里有很多家店铺:“你惹他了?别担心,他人很nice 啦,一般不报复的,而且有事打999就好了嘛。”


我俩说话时,一直有两个印度人在旁边盯着——他们可能听得懂广东话,但国语应该听不懂。


聊完几句,我判断那印度大哥说的应该靠谱。


去B座十一楼之前,我决定去找点防身的东西——重庆大厦的楼梯间里,到处能看见暗色的血迹,香港这么潮湿,总不至于是很多人流鼻血造成的。


坐地铁到旺角东下车,再步行到广华街,有很多家卖气枪和刀的店。


广华街的枪和刀具店


我俩比较怂,没逛卖气枪和电枪的店,直奔卖刀的去了。


在一家卖SOG的店里,周庸被迷住了,想一气儿买好几把。


我赶紧拦住他,说别介,挑俩最便宜的,这玩意儿带不回去,到时候直接扔香港。


他琢磨了下,说也是。

 

买了两把SOG的小刀,我俩别在裤腰里,去了重庆大厦B座11楼,结果没TM人。


sog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刀具品牌


我说完了,傻逼了,没想明白——谁也不太可能大中午十二点多的,就跟这儿卖药,晚点再来。


周庸说擦,现在咋整?


我说先吃饭吧,带着周庸去C座3楼,吃了一家叫新德里餐厅的印度菜,他家的羊肉和咖喱不错。


据说这家新德里餐厅,是全香港最正宗的印度餐馆


吃完饭,我俩去么地道的古巴雪茄馆,抽了一下午的雪茄。



重庆大厦里的密码门,键盘在左侧,没拍到


开完房后,我俩在房间里坐了会儿,拉开电扇看了会儿电视。(重庆大厦里很多房间都没空调)


七点钟,我们又来到11楼的楼梯间,七八个黑人聚集在那,正在放音乐,节奏感很强,听不懂唱的啥。


监控拍到的那个Tesfar也在里面。看这个阵势,来硬的是不行了。


这时,周庸忽然问我:“徐哥,咱能跑过黑人么?”


我说够呛,要不然咱先退回去再想办法吧。


没等我转过身,那Tesfar走过来了。


他扫了我两眼,问想要什么货。


我摸了摸口袋里的小刀,破罐儿破摔了:“where’s the chinese mainland girl?”


他说为啥要告诉你,招招手,一圈黑人把我俩围上了。


我说我见过三楼的印度大佬了,他说你不应该把警察引来。


他想了想,说不是我引来的:“那姑娘是被pimps盯上了,pimps联系我,给了我两百美金,让我帮他盯梢,出门的时候通知一下,没参与动手。”


我问他怎么拼,然后查了一下pimps是啥意思,发现是皮条客——在香港叫马夫。


马夫,就是负责拉皮条和看场的黑帮成员


管他要马夫的联系方式,他给了我一电话,我记下来,拽周庸走。


出了楼梯间,我俩开始狂跑,一直跑到下午开房的旅馆,把门锁死,才觉得安全了点。


跑的过程中,我还把腰闪了,只能躺在床上给马夫打电话,拨过去没几秒,对面就接了。


我用英语问他,能给安排个姑娘么?


他说可以,问我要什么类型的,鬼妹(白人)、坨地(本地人)、北姑(大陆人)、宾妹(菲律宾人)、马拉(马来西亚人)还是要日韩的,是快递到酒店,还是去他们的场子玩。


香港街头马杀鸡的广告牌


我说不用送到酒店:“去你们场子,今天就不去了,明天电话和你联系。”


出重庆大厦,一个站在门口的印度人过来问我,Tesfar是否参与了妇女拐卖,我说可能是没有,但也不敢确定。


回到半岛酒店,我让周庸在carshare上,租了辆高尔夫GTI,先做好跑的准备——幸亏之前总来香港,办过驾照,不然还不让租。


然后我在弥敦道找了个治跌打损伤,想治下闪了的腰。


一个穿着长袍,普通话特不好的香港人,先是给我抹了点油,然后一顿按,又拔了个火罐。


全套下来,我感觉一点都TM没好,但大哥挺认真,拔完火罐后跟我一顿嘱托,我就听懂了几句。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有很多治跌打损伤的店


回到酒店,周庸若有所思,我问他是担心明天的事儿么:“没事儿,情况一不对,咱马上就溜。”


他说不是:“我总在网上看,说拔完火罐会有人问你上二楼么,看来香港不流行这一套。”


我让他滚犊子。


第二天上午,我和周庸去取了车,中午的时候,在街边的太兴餐厅随便对付了一口,然后开车去了油麻地的砵兰街。


这儿插一句,香港的太兴和北京的太兴,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北京的太兴纯粹是糊弄人。


到了砵兰街,全是人,不停有男性出入各个暧昧的按摩之地,周庸说卧槽,他们都白日宣淫啊:“我知道香港嫖娼不违法,但也不能大中午就这样啊?”


我后来问过香港的朋友,这是怎么回事,他说香港很多上班族男性,工作太忙,喜欢趁着午休的时间去“来一次”。


砵兰街,很出名的情色一条街


给马夫打电话,他过来,问我们要什么样的姑娘。


我装熟,问有没有新的北姑(大陆姑娘),做这行没多久那种:“可别拿那些旧的糊弄我,我好几个朋友都通过你这里来玩的,别砸口碑啊!”


他想了想,说砵兰街这边没有了,姑娘都在香槟大厦的私窦(私密、安全的地方),让我去香槟大厦,8楼812。


香槟大厦,香港最出名的地标“性”建筑,在很多国外色情网站上,都被评为必去之地。


这栋大厦总共八层,每层有几十家,几乎每一家,都是失足妇女——而且是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失足妇女,既有俄罗斯、乌克兰这种东欧的,也有非洲的黑人妓女,最受欢迎的是日本人。


因为价格更高,很多不是非日本籍的失足妇女,都会学一点日语,假装成日本人。



小视频传不了,放个动图,自己体会吧


我和周庸进了大楼,坐电梯到8楼,在一片粉灯中间找到了812。


我小声告诉他别说话——粉灯里混着很多闭路摄像头。


我怕惹他们怀疑,赶紧敲了门。


门很快就开了,里面是个穿三点式的姑娘,她摸了周庸的胳膊一把,用广东话问我们是否想进屋。


我说是马夫介绍来的,想要新到的北姑。


她说那姑娘还没调教好呢:“那种无意思啦,又机车,还是找我啦!”


我说不行,坚持找那姑娘,三点式特不愿意,把我们带到一房间门口,从旁边柜子上拿了把钥匙,拧开锁。


屋里有一姑娘背对着门躺在床上。


三点式问我俩是一起么,我说不是,周庸是陪我来的,让他在外面等我,自己一人进了屋。


卧室灯是暗粉色的,根本看不清人脸,我怕有窃听设备,凑到她跟前小声问:“张晓雯?”


她一下转过来,说你是大陆人?


说完噗通就给我跪下了,说你帮帮我吧。


我刚想说话,周庸发来条微信:“徐哥,那三点蹶在门口偷听呢。”


因为离得近,我看清了她的脸,不是张晓雯,但我见过她——那天在重庆大厦遇见,父亲是个盲人的姑娘。


我给周庸回微信,说你想办法拖住她一下,这边马上完事儿。


既然还需要听门,看来屋里没监听装备。


我告诉这姑娘,说咱得快点,外面怀疑了。


她说不用:“求你救救我爸,他被那群畜牲带走了!”


我正想问她爸怎么了,外面那三点式敲门了,问干不干啦,不干赶紧出来。


她赶紧告诉了我一个地址,在铜锣湾大坑道附近,让我报警查那个地方。


这时候,外面不仅有三点式的声音,还多出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哐哐敲门,让我赶快出去。


周庸一直在拦着他们:“别介,唉哥,别介,我朋友该吓出毛病了!”


没办法,我只好开门出去,三点式身边站着个纹身的中年男人,问我怎么没脱衣服,我说里面的姑娘不太配合,他进去就是两个大耳光,把姑娘打倒在床。


我和周庸上去拉着,大哥反过身就要连我们一起揍,我掏出张1000的港币,说这次就算我们正常付费了。


为了不被打,我付出了1000港币


他想了想,拿着钱,让我们赶紧滚。


下了楼,我发现有人盯梢,一直回到车上,才让周庸把手机放在腿上,打999开免提报警。


没有五分钟,就来了辆警车,下来俩阿sir,带我们一起去812看了一下——屋子里只剩三点式,那姑娘和纹身大哥都不见了。


我俩没办法,跟着回楼下做了个笔录,警车开走后,因为怕被报复,我们也赶紧跟着开走了。


香港街头,到处都是私家侦探广告


这家侦探事务所在旺角的一家大厦的7层,总共也就七八十平,里面做了十多个人,老板姓康。


进屋的时候,他们搜了一下身,确定我们没带偷拍或录音装备,才让我们进屋。


坐下后,他一顿吹牛逼,说自己认识警界大佬,洪门大哥,啥事儿都搞得定——如果是跟踪之类的活,他们得以租收费的,一组五个人,有司机、摄影师之类的分工,一天三万港币。


我问他好招人么,他说好招,香港记者多,跑得还快,挖来就是了。


咨询了一下张晓雯的事儿,他说没进展,我就讲了香槟大厦的事儿,问能不能把人带出来。


他想了想,说可以联系一下:“你就知道这点么,能多提供点信息么?”


我说就知道这么多,都是大陆的,想帮一把。


他说知道了:“来香港住在哪儿?”


周庸说半岛酒店,他说好地方呀:“快回去休息一下啦,看看维多利亚港的夜景,明天我联系你们。”


维港的夜景,我和老金曾在这儿整宿夜谈

(他们都说我拍照像森山大道)


走之前,为了确保我们没录音,他让我俩给手机解锁,检查了一下。


开车回半岛酒店的路上,我打开手机,想导航一下,结果发现一个奇怪的事儿——右上角显示,我的GPS开着。


我手机里只有高德地图允许定位,其他软件连微信都给我关了,我还没开地图,怎么GPS定位就自己运行了。


找个地方,把车靠边,我检查了一下,最后发现,定位我的app叫,查找朋友——我和一个不认识的人互加了好友,可以随时查看对方位置。


周庸都懵了,说你什么时候有的这个朋友?


我说我TM也不知道:“应该是刚才多出来的,借着检查咱俩手机的借口,趁不注意添加的。”


他问那私家侦探为啥监视我俩,我说不清楚,但这事儿不正常。


检查了一下周庸的手机,果然也被定位了。


我发现有人用查找朋友定位了我


周庸提议,在“查找朋友”上把那人删了,我说那他就发现了,有更好的办法:“先回去睡觉,明天说!”


第二天上午,我去了趟深水埗的电子中心,香港最大的,卖电子器材的地方,买了一个PhantomGPS。


这个PhantomGPS,是一种iPhone外接设备,插在iPhone上,能调改手机上的GPS定位。


我用PhantomGPS伪装自己一直在半岛酒店——实际上,我和周庸开着车,去了铜锣湾附近的大坑道,那姑娘给我俩,让我报警救她爸的地址。


PhantomGPS


为避免报假警,我决定先探探这个地方。


到了地方,我发现那姑娘给的地址,是一个私人眼科诊所,但我和周庸跟那儿蹲了一天,都没有人来。


直到下午三点,来了一台本田Mobilio,两个有纹身的青年下来,从车上扶下来两个,穿的特别土的老头。


等到六点多,他们又扶着俩老头出来,但有一个人的眼睛上,已经罩上了白色的纱布。


周庸嘀咕,说难道是来这儿做手术的,怎么感觉怪怪的?


晚上七点半,最后几个人关了灯,走出诊所,锁了门,开车离开了。


说雨夜屠夫当年也抛尸,就在大坑道附近的山上


我俩赶紧下车,脱下T恤蒙着头,到了诊所玻璃门前——只是一把简单的B级锁,我没几下就弄开了。


进屋时,天还没完全黑,我俩就着微弱的光打量四周时,忽然听到一阵呻吟声。


顺着声音悄悄往里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间,就听见有人哎呦哎呦的。


我轻轻拧开门,发现那天在重庆大厦见过的姑娘她爸,那个盲人,被绑在床上,呻吟叹气。


正琢磨着是否跟他交谈,周庸忽然卧槽一声,我瞪他一眼,发现他已经说不出话了,一直用力指我身后。


我回过头,看见了人生中迄今为止,最诡异的画面——六层的大柜子,里面放着很多的玻璃瓶。


每个瓶子里,都用福尔马林泡着一对眼球——人的眼球。


我强迫自己缓过神来,跟床上躺着的人搭话,说叔叔,我们是大陆来的,你女儿让我们来救你。


这大叔不呻吟了,问我们他闺女好么,我说不好,但等出去再说。


我们把他松绑,出了诊所,扶到车上,为防止有人盯梢我们,开到半岛酒店边上的洲际酒店,又开了一间房。


推荐洲际酒店的海景房,很漂亮


把他安置好后,他给我们讲了事情的始末。


他是潮汕地区的一个农民,有一天,忽然有几个香港人到他们村子,招揽人,说谁要是自愿残疾,能拿100万。


这大叔本来身体就不好,想让女儿过得好一点,不顾没女儿的反对,跟着来了香港。


到这个眼科诊所后,眼珠子被挖出来后,又被一群保险公司的人调查。


他按照事先商定好的,那几个香港人告诉他的身份,说自己是个香港人,然后把个人信息什么的都说了一遍。


结果调查完成后,那群人只给了他10万块,他没办法,就在尖沙咀街头举牌威胁揭发他们,结果黑社会把他和女儿都抓起来了。


我点点头,说明白了,这是个保险诈骗集团。


香港有些黑帮组织的保险诈骗集团,会从内地招穷人,伪装成香港人,买了人身保险后,自残骗保,从保险公司拿到巨额赔款。


因为有内部员工,以及私人医生开的证明,保险公司很难发现有问题——这种事,以前就发生过。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


我们打了999后,香港警察赶来,了解情况后,抓捕了一大批帮派成员以及私人医生和保险员。


那姑娘也被救出来了,那个私家侦探虽然和黑社会通了风,帮忙监视我们,但并没有证据,所以什么事儿都没有。


至于我们最开始要找那个姑娘,张晓雯,她也被找到了——既不是我,也不是私家侦探找到的。


香港警方通知了她的家里人,说她在海港城盗窃,被拘留了。


这姑娘用别人给她代购的钱,买了自己喜欢的手办,怕没办法和人交差,就偷了东西,结果被抓住了。


我们还以为,被绑去香槟大厦卖淫的姑娘是张晓雯,结果误会了。


当时面对七八个黑人有点紧张,要是对一下张晓雯的照片,后边的事儿就不会发生了。


但,也幸好发生了。



后来我又去了一趟重庆大厦,找那个卖毒品的黑人,Tesfar,问他为什么要跟着张晓雯——他已经不记得这事儿了,看了监控截图才想起来。


他试着给我解释了一下,“hey,man,look,我们看见个人,都会上去推销一下。”


来源:百米生活南京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