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者先上】MERS密切接触者被隔离,医护人员抽签上战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4-07 09:59:21

核心提示

  昨天上午,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向媒体透露,有两名韩籍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密切接触者拒绝接受隔离。据香港电台报道,在下午4点左右,香港卫生署人员找到这两名韩籍人士,均为女性,在铜锣湾伊丽莎白大厦被接走,并送往麦理浩夫人度假村隔离。



在接送现场,香港卫生署安排的小巴停在伊丽莎白大厦外,身穿全副防护装备的香港卫生署人员将两名韩籍女子接上车送往隔离营。



这两名韩籍女性均为此前在广东惠州确诊的MERS患者K某的密切接触者,她们将被隔离14日。



香港卫生防疫中心发言人在30日下午说:“当局已追踪到全部18人,他们没有出现病征,全部已入住麦理浩夫人度假村的检疫中心接受检疫。”



密切接触MERS患者 9名乘客正隔离观察


据新华社报道,广东省卫计委30日晚通报,我国首例韩国MERS患者目前症状仍以发热为主。密切接触者已由29日的38人增至47人。


据通报,该委29日发布的确诊病例现仍在惠州市定点医院隔离治疗。自广东省卫计委5月29日发布寻找首例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同乘乘客公告后,已有9名乘客与疾控中心取得联系,目前正隔离观察。至今已追踪密切接触者47人,暂未出现不适。


MERS究竟为何物?到底有多可怕?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知名感染专家卢洪洲教授明确表示,MERS虽然病死率高于非典,但是该病毒传播率却比非典低,而且可控可防,市民不必过度恐慌。


卢洪洲解释说,MERS是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MERS-CoV)引起的病毒性呼吸道疾病,该病毒于2012年在沙特阿拉伯首次被发现。2013年5月23日世界卫生组织将这种疾病命名为“中东呼吸综合征”。该病毒首现于沙特,继而在中东其他国家及欧洲等地区蔓延。


中东呼吸综合征可以人传人么?


对此,专家们指出,该病毒可以人传人,但仅仅在有限的范围内。这种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似乎不大容易,除非有密切接触,如看护病人时未进行保护。在医院内集聚性病例中,人际间传播更容易,特别是感染预防与控制措施不足的时候。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表明有持续的社区内传播。


蝙蝠、骆驼、家畜是病毒的感染来源吗?目前全部的感染来源尚不完全清楚。但在埃及、卡塔尔和沙特的骆驼中分离到和人类病毒株相匹配的病毒株。很多研究已经在非洲和中东的骆驼中发现病毒抗体。人和骆驼的病毒基因序列数据表明两者之间存在密切联系。可能还存在其他宿主。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的传染源和传播途径尚不完全明确,在中东地区的病例接触骆驼等动物传染源而感染的可能性大。


人类如何感染该病毒的?在国家卫计委官方网站上公布的中东呼吸综合征相关知识问答中特别提到,还未确切了解人类如何感染该病毒的。在某些情况下,病毒似乎通过密切接触传播。这常出现在家庭成员、病人和医护工作者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临床上尚无针对MERS的特效药物或疫苗。


不排除病毒变异可能


韩国首例患者(68岁)经过了巴林、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等四国,在农场等地与骆驼接触的可能性比较大。与该传染者有过密切接触的其妻子、同一病房的患者及其家人、医疗团队等7人分别被传染。剩下的4人与首例患者曾在医院同住一层。也就是说,有10余人被一人给传染了。首尔大学医学院BORAMAE医院传染内科方志焕(音)教授表示:“现在处于任何人都无法预测的紧急情况,第一例患者可被认为是‘超级传播者’,这在其他国家是很罕见的。”


那么传染性如此强的原因是什么?方志焕指出:“MERS 冠状病毒本身就经常变化,所以病毒变异的可能性是无法排除的。”也就是说,可能是发生变异后变成了“更加厉害的病毒”。韩国疾病管理本部部长梁炳国表示:“要想比较两大病毒的遗传序列,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所以只比较了一部分,结果发现是一致的。”但专家们指出,只从部分很难判断两种病毒是否一致。首尔大学传染内科教授吴明燉说:“需要确认遗传序列的关键部分,只根据部分的判断是不可能的。”


医生诊疗5分钟被传染


MERS在中东的致死率为40%,是过去新型感染病中致死率较高的禽流感(AI)、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的四倍。


吴明燉教授表示:“韩国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病毒主要传染给了免疫力弱的医病患者,所以传染性比较高。”


传染所需要的患者接触时间也比初期说明的要短很多,这也证明了MERS在增强。疾病管理本部21日解释说,“与患者在两米内接触1小时以上才有可能被传染”,但是却发生了多个少于这个接触时间被传染的情况。第五例被传染者是医生(50岁),他对传染患者进行了5分钟的诊疗。与首例患者病房相邻的4名患者也被传染。梁炳国说:“第六例患者在15日入院前在检查室与第一例患者碰面了。”可见“2米、1小时”这一传染标准也不太具有说服力。


隔离人数增至127人


韩国疾病管理本部29日表示,与第一名患者同住一栋病房楼的3名患者和负责为其治疗的护士(46岁)已经确诊。同一病房的3名患者都是与第一名患者同住一个病房同一层不同病房的患者,分别是一名56岁的男性,一名79岁和一名49岁的女性。韩国疾病本部还未掌握三人的确切感染渠道。


在此之前出差前往中国广东省的44岁男性也已被确认感染MERS,成为第十名确诊的患者。疾病本部拿到与该患者同乘一架飞机的163名乘客(85名韩国人,78名外国人)名单后,将其中26人列入密切接触名单,计划将他们隔离到仁川机场检疫所观察处理。此外,该患者的妻子、与其接触过的医生、公司同事和机场员工等38人也已被隔离。这样一来,隔离人数从刚出现MERS患者时的64名增加至127名。


广州医护人员抽签进韩国MERS患者ICU


惠州中心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已抽签进入ICU特护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未婚的医护人员作为第一梯队参与抽签先上战场,已婚的医护人员作为第二梯队。有人在朋友圈和亲友道别……向你们致敬!祝安好!


▲医护人员收到的通知


▲参与救治的医护人员发布的朋友圈


▲现场


来源:新闻晨报 综合中国网 广州日报等


看新闻

回复具体日期如“150415”,查看往期新闻

想爆料

拨打本社24小时热线96339

我们的小伙伴

泉摄汇(quanshehui)

东南早报影像部落:聚焦全社会,有图大家看

医线通(dnzbyxt)

东南早报健康资讯版:提供健康新闻,搭建读者与医生间的桥梁

别忘了点个赞哦……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