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我们的,但终归还是你们的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2-22 08:15:15



第一次去香港是2011年,因为公事出差去的,其实没办什么公事,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玩。

之后,除开在香港的转机过路,再没专程去过香港。这次其实是第二次。

虽然现在香港的外来游客还是以大陆游客为主,不过真的,已经没有我想象的多了(毕竟这回我是十一期间去的)。

 

五年前,住在铜锣湾的珀丽酒店。每次打车说珀丽两个字,司机大都听不懂。说英文名“Rosedale”,司机想半天,再说:“哦,珀丽。”当然,他是粤语发音。

那个时候,司机还会很热情地教你这两个字粤语应该怎么念,尤其是珀字,直到今天我都没忘记。这次,走在铜锣湾,远远地看见一栋大厦顶端的“Rosedale”,仍然会想起五年前的自己。

 

论起对香港的第一眼印象,是飞机快降落时,从舷窗望下去的依山傍海地带,兀自耸立许多密集的高楼。窄小而繁荣。

在数段历史时期,这里幸运地,以及让许多人幸运地避免过多场浩劫。它以自己的方式存在着。这里生活的也是中国人,却与另外的中国人其实有所不同。说实话,这的确就是我的第一感觉。

 

香港街道的中文译名,我走路时总是非常留意,连这次都不例外。我会耐心揣测它粤语是怎么发音的,跟英文名如何形成了对应。香港地区的许多英译中文名,都爱用我们在翻译中不太会选用到的字,比如“打”字,“咸”字,“勿”字等。


著名的比如有,遮打道(Chater Road) ,告士打道(Gloucester Road),还有漆咸道(Chatham Road)。

香港惯于将ham译作咸,比如“贝克汉姆”香港就译作“碧咸”,至于她老婆Victoria,我这次经过荷李活道附近的一处历史建筑物Victoria Prison,根据写在上面的中文名,明白当译作“域多利”。





当然,也有歪打正着译得美的,Sycamore Street译作诗歌舞街,而Sycamore其实是无花果的意思。

也小小地了解过一点香港命名的历史。早年华洋共处,很长一段时间华人使用的中文并没有获得合法地位,街道早期只有英文名,华人对这些街道的称呼大多由民间自发翻译,最后集群众力量,约定俗成。

 

第一次去,根本没乘坐过任何公共交通工具,到哪儿都是打车。只一回,因为好奇和同事坐了一段叮叮车到跑马地的香港赛马会博物馆。其他知名景点也都逛过一次,比如坐缆车上太平山顶啊,坐天星小轮去尖沙咀的海港城啊,甚至沾老板的光去吃过一次澳洲大鲍鱼,还有镛记的烧鹅。




除此,还见过香港本地的一个女朋友,另外还有两个现在香港工作的大学同学。香港女友带我去吃了铜锣湾某个楼上餐厅的伤心酸辣粉,让我从几天鲜淡的粤菜中回过味来。大学同学带我吃过什么,则完全忘记了。只记得其中一个女同学在电梯上的背影。

她跟我并不是同专业,过去我们一起参加过某个校内社团,她的名字很好记,叫笑笑,所以一直就记得。她大学毕业后,来香港浸会念了硕士,之后便留在这里的一家出版公司工作。

我们是在香港会展中心内碰上的。她已经会说流利的粤语,中午吃饭时,帮我给柜台里的服务生讲我要的是哪种三明治。那时候她告诉我,她还准备去美国念博士。

不论是外表还是性格,她都与大学时代有了非常大的不同。也许这就是大都会施展到微小的个人身上,依然产生的某种影响力,它浇筑出了一种属于独立的职业女性的光辉。或许有个中辛苦,但是又让人感到熠熠生光,坚不可摧。

 

 

而这次来港,主要是为了筹备结婚买些东西。我先生之前没来过香港,所以很多地方又旧地重游了一遍,甚至带他又去吃了一次楼上的伤心酸辣粉。还是要在电梯口排队,上楼后,店里依然是一些年轻而麻利的服务生。依然是不能刷卡,只收现金。

上太平山顶选了一个傍晚,想着是去看看夜景(上回我是中午去的)。这次我们践行尽量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原则(因为香港出租车司机的态度早就与五年前不同了,这个下面再说),我们计划从IFC坐小巴到红棉路附近,然后走到缆车总站,乘缆车上去。

但是,因为头一回坐小巴丝毫没有经验,没跟司机讲在哪里下,他就一刻不停地开了下去。雨后的傍晚,小巴一口气都快开上山顶,直到某个洋乘客用标准的粤语大声喊一句“山顶有落!”司机才一脚刹车,我们也赶紧默默地跟着下去了。但其实这个“山顶”站,离真正的太平山顶还有一段路,实在是高不成低不就,四周树影黑密,枝头依然在往下滴蓄积的雨水,除了那些大门紧闭也不见什么灯火的疏落豪宅,根本看不见一个人影,只有偶尔呼啸而过的车。而我极为害怕会突然窜出蛇。

于是我们赶紧找到一处附近的城巴站,又坐了一段才到真正的山顶。如此便完美错过了乘缆车上山。






等到去凌霄阁看完夜景排队坐缆车下山,天又急降暴雨,许多人为了排着的队,不得不认命地淋成落汤鸡。也有迟迟不下山的,坐在翠华的廊座上,悠闲地看着雨。

为了赶紧下山,许多人都是站着乘缆车的。外面黑黢黢一片,看不见任何景色,除了偶尔一闪而过的近处人家的明亮窗户,里头有温暖干燥的床还有书桌。下了车,顺利找到一处巴士站,坐到酒店楼下,还去7-11里买了两盒出前一丁的泡面。

我先生完全不能理解来香港还要吃泡面的行为。等把泡面打开,我才冲他大叫一声:“里头竟然不附叉子!”于是只好由他再下楼去7-11要双筷子或者塑料叉。

 

这几日白天的吃食,我们其实顿顿都没有敷衍过。

首顿,就去了LP重点推荐的凤城酒家,因为是5点左右去的,属于晚市,没有任何点心类,只好硬着头皮点了个五百多块的情侣套餐。

整个餐厅就只有我们一桌客人。说实话菜的味道尚可,但是服务的阿叔阿姨态度都很生硬冷淡,我们坐了老久,才缓缓打开我们这一区的日光灯,不时就过来问要什么茶。直到我不得不随口说了个菊花茶,她才罢休。

之后,吃一堑长一智,再吃饭要利落地告诉人家我们要什么茶。反正他们总要收你一份茶费的。要选的不过就是香片,普洱,菊花之类,但不会写在菜单上。于是等我们第二日早晨打车去中环的陆羽茶室时,就做好了要自如地告诉别人自己要什么茶的准备。

跟出租司机说去陆羽,他们要么听不懂,要么假装听不懂,又或许是嫌近。拦过三辆车都不去。最后一次索性先坐进去,再说去哪里。当然,现在你再难碰见一个会热心告诉你陆羽粤语怎么标准发音的司机了。司机与我们,三人一声不吭地到了中环,茶室门口的印度看门人直接示意我们走侧门上四楼,这一楼大都是来旅行的大陆散客,完全没机会去下面坐在他自诩古香古色的老茶室里。

落座后,陆羽的老伙计没过问我们的想法,兀自就拎给了我们一壶香片。或许是招待过的大陆客人太多了,很多都不知道该点什么茶,他们也就不再过问了。

倒了几杯喝后,看见杯底沉的那些细细碎碎的茶末,心中其实是有一些不快的。真的,不是什么好茶啊。

一顿早茶吃了个三四百,索性也不急了,缓缓翻了翻昨晚从诚品买的亦舒今年最新小说《不一样的口红》,直到便意甚浓,完美地解决了一天的大内急后,再悠悠走出去找半山电梯坐。





之后不论是坐半山电梯路过兰芳园买奶茶,还是专门去排队吃闻名遐迩的九记牛腩,这些香港市井小吃的老板,都对陆客没有多少笑脸与耐性。

奶茶如果说真的还算味道过得去,忍气吞声就罢了,九记牛腩真的可以讲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点的清汤牛腩河粉,牛肉倒是大块,但是河粉烫得软烂一泡污,小小一碗,甚至比不上我在湾仔街边的潮兴鱼蛋粉店里吃的牛腩粉。

不准带旅行箱进店,不收千元抄,以及很多条“不”,赫赫贴在墙面上,大家缩着手脚,挤挤挨挨拼坐在一起嗦一碗小小的粉,怎么想都觉得心酸过余,况且,味道真的一点都不惊艳呀。

都是旅行指南或者名人推荐的祸吧,就算吃亏也要吃一回,这不就是旅行吗?或者也许有人也觉得不错吧,各花入各眼。








不过,这并不是一篇历数此次旅行种种不快的文章。我想无论在哪里,游客受到本地人的嫌弃,都难免发生,何况许多来自大陆的游客的确举止言行颇为招人嫌恶,人家一棍子打翻一船人,也许是事出有因。而且之前香港发生“占中”等一系列事情,本就又恶化了陆港的关系。

不过,如果是去品牌专门店和规范化餐厅,则完全不会遇到这些问题。无论是去名店买一只几万块的戒指,还是去日本拉面店吃一碗几十块的豚汤拉面,具有职业精神的地方,让人感到安全,客气,哪怕这份客气并不算是完全真诚的。但这不就是现代化社会带给我们的一种便利吗?

我们都只是独立的个体,因为某个原因偶然而短暂地需要相处几十分钟,不该为任何人的情绪与偏见埋单。这正是许多高度发展与融合之后的大都会才有的优点以及魅力。


走在中环,走在那些下楼去吃中饭的中洋白领们中间,你会感到这个城市本质上是属于他们的,但做个观望的游客也不错,他们在此处的烦恼与压力你都没有,但你还是很欣赏与钦羡他们的,看他们不苟着装,再热也穿着整齐的西服,在街边餐厅吃一客沙拉,和同事说着工作的事,或者也许是八卦。让人想到亦舒写过的那些在都会生存的男与女。

浪漫的爱情不一定有,但工作对自我的满足感一定是存在的,就从那些穿着平底鞋,利落地上坡下坡的职业女性脸上就能看到。

 

最后,当然没忘去半岛酒店吃一顿闻名遐迩的下午茶。茶点的味道只算是麻麻地,而且司康饼非常“不按常理”地出现在最底一层。一般说来,传统英式下午茶,最底层应该放手拿三明治,中间层是司康饼,最上层是重头戏也是最有花头的甜点。口味上完成从咸到甜的过度。

不过,也许早已无所谓了吧。半岛现在的下午茶客人数量实在太大了,何况我看看四周,真正懂得规矩从下层往上层吃的客人寥寥无几,很多人甚至是用刀在切司康饼吃,包括外国客人。

在这古典主义的浮雕穹顶下,本来就是一个新时代了。所有人在茶点上来的那刻都掏出了手机,包括我自己。


最后,讲一个小撇步,如果要去半岛吃下午茶,就索性4点左右再去,那时几乎已经无人排队了。既然装茶,咱就装到底,反正过去英国贵族喝下午茶最正统时间就是下午4点呀。但记得别穿拖鞋和沙滩裤,不然还是会被酒店服务生请出去的。

 

再后,信LP不如信大众点评。

 

香港种种,在这次的五天旅行中,也算是一一了却了。

 

最后最后,为了突出这篇文章的实用性,我推荐几处香港值得去又令人体验愉快的消费之处吧:

 

一兰拉面

知名日本拉面店,需要排队,但你的座位上方会有一份初次来店顾客点单指南。




seasons by oliver e

米其林一星的法国餐厅(位于利园二期),味道够分数,价格却相对亲切,没有预约也可能有位置。而且如果你在利园有大额消费,通常会赠你现金券,可以考虑去这家餐厅花。





赛马会

周三跑马地的赛马,只需要付低廉的门票价,到人山人海里去尽情享受啤酒还有小赌怡情的乐趣吧。






诚品书店

铜锣湾店和海港城店都去了,人不算少,但都很安静。若有想好的需要的书,也可以告诉店员,他们一般会帮你很快找到。






另外,利园和IFC都是游人不多,又有可逛的精品店的地方,在这里买买买心情会很舒畅。

回程香港机场免税店血拼化妆品时要保持理性,有的东西价格意外地高于天猫旗舰店的。不过如果你连天猫旗舰店也不信,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短篇小说集《我们无法再享有天真和浅薄》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