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门攻略 >一针打错,入狱12年!香港史上最严重美容事故这么判

一针打错,入狱12年!香港史上最严重美容事故这么判

  • 发布时间:2021-03-31 09:39:08
  • 作者:橙新聞


早前橙子君曾写过一篇《香港DR毒血针医疗事故》,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

 

2012年,香港DR医学美容集团将未经验证的CIK(即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治癌医疗技术,用作美容保健用途。结果酿成香港历史上最严重的医学美容事故,造成一人死亡、两残废。


 

DR医学美容集团创办人周向荣、技术员陈冠忠及医生麦允龄 3人被控误杀。案件经过长达100天的审讯,最终裁定周向荣及陈冠忠2人误杀罪成。

 

近日,法官做出判刑决定,重判,而且还要加刑!法官还斥责其中一人:“毫无悔意,只顾眼前利益,是个贪婪的人。”



本案为香港港医学美容史上首宗被落案控以误杀的案件,也暴露了医学美容的规管不足问题。可谓震动香港社会,引起不小的关注与反思。

 

为了美,值得吗?为了钱,底线在哪?

 

 DR美容惨案回顾 

2012年10月3日三名女士陈宛琳、王静波及黄凤群,到DR医疗美容集团位于铜锣湾的香港美塑医务中心,接受一种名为“细胞因子诱导杀伤细胞疗程”(简称CIK疗程)。


疗程原理简单来说,就是对客人进行抽血,随后对血液进行培植,将加工过的血液再输回客人身体。据DR美容集团称,该疗程能够改善免疫力,并有美容之功效。


 

但事与愿违,三位女客人的血液制成品受细菌感染,当有问题血液注射回身体后,悲剧发生。陈宛琳于10月10日死亡,王静波的双腿及4只手指需截肢,黄凤群则永久伤残。

 

其中死者陈宛珊丈夫杨锦开回忆,他与妻子和女儿一同在湾仔经营茶餐厅,2012年10月3日晚,其妻对他说:“有少少唔舒服,有少少感冒征状。”(有点不舒服,有点感冒症状)。但翌日,他却见妻子脸发青和嘴唇发黑,下午被送去律敦治医院。


 

陈宛琳入院后已插喉及昏迷,不能与丈夫沟通。丈夫回忆有对妻说话,只见“她都有流眼泪”,延至10月10日过身。


死者丈夫说,其妻死后,他收到银行职员来电向其妻追“卡数”(信用卡欠款),他又发现其妻的户口“唔见咗好多钱”(很多钱不见了)。

 

杨粗略查过单在2011年至2012年9月,其妻已花逾100万元在DR集团上。


 

而另一位受害人虽然保住性命,但也是痛不欲生。


65岁的小学老师王静波,被游说做了声称“有助增强抵抗力及具美容功效”的CIK疗程。她忆述当日接受注射15分钟后,全身感到冰冷以及颤抖,她回忆当时“五脏六腑好像在翻转,好辛苦!”



她于翌日入院,留院期间她双脚剧痛,更看着双脚由脚底开始发黑,最终要截肢。她在庭上哭诉说:“我需要健康,而家就系完全废人一个!”(我要的本是健康,现在却成了一个废人。) 


因情绪激动,当时法庭甚至要休庭10分钟让王静波平静情绪。

 

接下来,我们也看看这次恶性事故的几名被告人。


第一被告名叫周向荣,他是DR集团创办人,同时也负责集团的市场推广,同时亦是一名合资格的医生。



周向荣拥有另一间公司叫亚太干细胞科研中心有限公司,三名事主的血液制品就是在该公司于香港科学园的实验室制备。

 

次被告陈冠忠拥有生物化学及生物医学硕士学历,他于事发前替三名事主配制血液制品,第三被告麦允龄则是获香港美塑医务中心受聘的医生。


 周向荣、麦允龄、陈冠忠(由左至右)


控方指出,陈冠中明知自己并没有相关资质,却仍然负责培植和处理CIK疗程的血制品,且没尽办法确保培植过程不受污染,及就培植过程作记录,违反照顾责任。

 

负责救治陈宛琳(死者)的律敦治医院高级医生廖维滔,在法庭上作供时称,死者血液罕有地感染大量细菌,“这是我人生见过最灾难性病例”,他和协助治疗的微生物学专家均未遇过这种情况。

 

他又指涉案疗程可用于治癌,但不应用于正常人,“我从未想象过任何人会用来做美容。”

 

 

DR美容案经过100日审讯后,由六男三女组成的九人陪审团经过两天退庭商议后,:

  • 周向荣一致裁定罪成

  • 陈冠忠以7:2裁定罪成。

 

至于同样被控误杀的第三被告女医生麦允龄,陪审团未能达致有效裁决,控方需要考虑如何处理麦允龄的案件。


 第三被告女医生麦允龄


 法官:不仅重判,还要加刑 

定罪的两名被告于18日在香港高等法院判刑:


  • DR集团创办人周向荣被判监十二年

  • 实验室助理陈冠忠判监十年。



法官指,周向荣自辩时解释自己没实际掌管公司,但陪审团的裁定,确信他实际掌管。


周向荣明知涉事CIK疗程属实验阶段,对身体健康、非患癌人士没有帮助。事件属严重疏忽及差劣,必须接受法律制裁。


周向荣


对于被告周向荣家人的求情,法官表示:


难以相信周向荣的家人同事求情时,为他塑造的美好形象。证据显示,他根本是只顾赚钱的商人、只顾建立自己美容王国,罔顾人命安全。

 

案发时,本港没有法例规管CIK疗程,周向荣只是利用法律漏洞,要求家属签署免责声明,不相信他是守法的市民,即使向购买CIK疗程的人赔钱,亦非求情因素。


受害人王女士失去双腿

 

而死者陈宛琳家人痛失母亲与妻子,承受痛苦,周向荣作供时仍声称,自己只是投资者,没有丝毫悔意,不会给予任何刑期扣减,判他入狱十二年。

 

至于陈冠忠,可能基于周向荣的指示,但无可否认同样罔顾人命安全,罪责不下于周向荣,必须重判入狱十年。

 

 

 定罪之后,社会在思考什么? 

这次的事件可谓是香港史上最严重医学美容事故,香港社会也炸锅了。


各界人士也纷纷发声,除了愤怒地抨击肇事美容中心,多数人也开始深入地思考,“问题到底出在哪,未来我们该如何避免悲剧重演?”



 立法会议员指出问题 

一直跟进事件的立法会议员麦美娟,则对有关情况形容为“失望”,她批评政府对美容业界的规管“不断缩沙”(怯弱退让),又质疑政府当初咨询欠全面,有关规管更“叹慢板”(拖拖拉拉),至今仍未成事。


 

麦美娟促请政府尽快立法规管医疗仪器及高风险美容程序,保障消费者权益,遏止DR惨剧再发生。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认为,案件审结完毕并不代表事件结束,,,消费者不会因此而得到保障。


 医生提供专业意见、建议 

周永就医生认为现在政府实际应该做的,是在医疗行为的标题下,根据疗程的性质,其临床基础、认受性、风险程度等,作出指引、使用范围,甚至禁止使用。


 

他举例多年前的溶脂针,卫生署当年便明确订明所含的「卵磷脂胆碱」是禁止使用,而英国医疗责任保险公司也明文指出医生若使用「卵磷脂胆碱」出了事故,将不获承保,结果大部分医生不再提供此溶脂针服务。”


“如果「DC-CIK」疗程被列明专为治疗癌症,那么当医生用来作美容保健用途时,。”



周永就医生也表示,无论医生或美容师通通都应该考牌照。


考牌制度的设计可以分为第一部分,包括皮肤的解剖学及生理学;第二部分高能量仪器的理论笔试;第三部分仪器的实际应用考核,就如考驾照的笔试路试一样。

 

 市民忧虑与反思 

橙子君采访了一些市民,对此他们也有着自己的看法与思考:

 

周小姐曾经接受肉毒杆菌毒素注射,她坦言,本次DR美容案令她对医学美容服务失去信心,并且认为法例存在漏洞,致有人目无法纪。



她更表示,曾误以为负责注射的治疗师为注册西医,她觉得政府应加快立法规管,以免出现更多受害者。


周小姐认为,在提供医疗美容服务前,美容公司必须按法例向消费者解释程序细节,确认服务潜在风险。

 

另一位受访者,是从事广告行业的陈小姐。她向橙子君透露,曾经接受过医疗美容公司委托。


 

她表示,医疗美容公司的可靠性其实很受质疑,在她接触过的美容公司广告的内容大多包含未经医学证实的美容疗程和产品,她曾经要求客户(美容公司)提供更多科学资料辅助自己设计广告,可是往往客户提供的资料都模棱两可。


她认为这种广告一般来讲消委会奈不了何,不良医药广告条例又管不了,受害的就是一般市民。

 

“其实广告内容不少都无从考证,美容公司也不会向广告公司多做解释。市面上很多广告里头的前后对照是电脑效果也并不真实。”


陈小姐又提到早前台湾某增发公司就因为先将模特儿头发剃走,待头发回生后再拍照,变成广告里头的成功个案而遭检控诈骗罪。她认为这样的案例值得香港执法部门借鉴。



 写在最后... 

惨剧已发生,恶人已判罪。不管情愿与否,那些悲伤、愤怒都将随时间慢慢消逝。


但橙子君认为,激烈情绪令人兴奋,但也别忘了理性思考。对案件、制度的反思、检讨,或许才是能够持续为受害人与社会疗伤的“良药”。


往期精选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