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非法传销亮碧思改名诗贝朗,图引更多无知者上当!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2-22 15:51:01

該層壓式營銷公司利用香港和內地的法律差距,以旅遊和商業視察為名,把成千上萬名內地“淘金夢者” 拉到香港“大做發達夢”。



亮碧思集團Digital Crown Holdings(DCHL),一個借助香港為平台經營層式銷售的公司,利用香港和內地的法律差距,以旅遊和商業視察為名,把成千上萬名內地“淘金夢者” 拉到香港“大做發達夢”。目前在內地當局大規模的打擊反傳銷口號下,悄悄地把名字改為“詩貝朗”,令更多無知者上當受騙。



南華早報中文網自2010年開始調查亮碧思的經營手法,發現公司經銷商絶大部分來自內地,更神奇的是,這家在內地早已經聲名狼藉的公司,即使廣東很多口岸已經公然掛出“亮碧思是非法傳銷商”的標語,仍然對其在銅鑼灣鬧市八家門市的生意沒有造成任何影響,當中原因,耐人尋味。



一個美麗的誤會和對香港的盲目憧憬,家住湖南省長沙市寧鄉縣的李慧冬不遠千里來到這個大都會,重金投資了100多萬元人民幣加入香港亮碧思集團 (DCHL),經營多層式銷售,英文Multi-level Marketing (MLM),以為找到了一門“一勞永逸”的生意,他朝一日衣錦還鄉,殊不知這一切原來是個騙局!



“我在2011年10月5日加入亮碧思,結果短短一年內,不但把之前8年在江西做造林生意的80萬資金全部投進去,為了加追業績升級做高級分銷商,我和老婆又向親戚朋友們借了20多萬……”今年39歲的李慧冬告訴《南華早報》。



去年9月,寧鄉縣警方的一場反傳銷活動,把李慧冬從美夢中震醒,他才發現自己虧掉的不只錢財,還賠上了個人信用。為了挽救名譽,同年10月,李慧冬和上百名 分銷商到香港亮碧思位於銅鑼灣禮頓道鵝頸橋旁的分銷中心追討賠償,有人曾經以“跳樓”危脅,希望公司可以退回部分資金。



然而,六天之後,李慧冬等人由於簽證到期,被逼返回內地,維權活動無疾而終。亮碧思卻在其龐大的律師團隊幫助下,成功到香港高等法院申請了一紙法庭禁制令,把李慧冬等維權人士列入“不受歡迎人物”。集團位於銅鑼灣的八家銷售中心很快恢復門庭若市的昔日面貌。



“我現在只能自認倒楣了!我們根本沒有時間,也沒有財力請香港律師和亮碧思對抗,”他告訴本報,大部分受害者和他一樣已經放棄再到香港維權的念頭。



“由於亮碧思在大陸已經臭名遠播,現在分銷商在發展下線時,都用另外一個新名字“詩貝朗”,而且新會員在抵達香港後,會被拉到較為偏僻的荃灣﹑火炭等新界的新辦公室或住宅上洗腦課程。”



一位內地反亮碧思大聯盟的成員最近向本報提供一份詩貝朗的合同書,發現其運作模式和會員等級劃分,甚至分傭制度,和亮碧思幾乎一模一樣,只是等級名稱有所不同而已。



本報就此打電話向亮碧思總經理劉晉維詢問,他這樣回答︰“我只能告訴你,我現在仍然屬於亮碧思,我完全不清楚你所指的公司已改名字的事情。”



奇怪的是,詩貝朗在网上黃頁的收個註冊地址,和亮碧思的門市和辦公地點幾乎完全吻合。



“這兩家公司是共享資源的,只是不同團隊會分開在不同地方上洗腦課而已,”一名姓彭的反亮碧思大聯盟成員告訴本報。



曾經見證李慧冬等人到銅鑼灣示威的一名商務犯罪調查科警民關係組探員告訴本報記者,香港警方已經留意亮碧思多年,也曾經派卧底到裏面進行調查,發現集團聘了一個專業律師團隊,專門負責鑽香港和內地之間的法律漏洞,所擬訂的商業合同和協議書均讓警方抓不到任何痛腳。



這位探員表示,最致命的是大部分內地人都是“法盲”。



他指出,李慧冬等人在加入集團時,簽署了一份所謂的自願成為集團“獨立分銷商”的合同,既集團和所有分銷商在法律上屬於獨立個體,公司無需要為所有分銷商在外面的行為負上任何法律責任。這份文件等同亮碧思集團在法庭上的「免死金牌”。



“每次我看到成群結隊的內地人拉着大箱小箱行李蜂擁到DCHL如癡如醉地上‘催眠課’時,彷佛又看到一個個‘李慧冬’,非常痛心,但也愛莫能助!”這位探員說。



來自廣東中山的亮碧思“侯爵”瑩姐告訴本報,李慧冬等人的跳樓風波只是影響禮頓道銷售中心一個禮拜“切大盤”的生意而已,其他七個分店照常營業。



所謂的“切大盤”,即分銷商發展的下線同意一次過投入港幣64,000元,用來購買公司產品,包括香熏油﹑油燈﹑紅酒﹑瀘水器﹑化粧品和保健品等等,從而晉級成為“伯爵”級分銷商。


集團內部由低至高分為七級,分別為普通分銷商﹑爵士﹑伯爵﹑侯爵﹑公爵﹑勛爵和尊爵。但目前最高級的內地分銷商只能發展到公爵。伯爵以下屬中下層經銷商。


伯爵如果能夠成功說服五名下線“切大盤”,使他們也成為“伯爵”,即兩級六人共投資40萬港元,上線即晉升成為“侯爵”。高層分銷商在上訓練課時,聲稱侯爵 月入可達30,000萬港元;侯爵如果能在三個月內發展五名“侯爵”下線,等同三個月業績接續突破100萬港元,即能晉身“公爵”,成為分銷商中的骨幹領 導(Team Leader),有資格自組團隊,設立獨立公司。


一名來自廣東中山的“公爵”曾經向本報一名卧底記者誇口,一旦“上公”,不 但不用再發展下線,還可以長期享受公司分予的42%利潤,負責訓練新人,上台演講分享“發財心得”。每堂課有1,000元左右的演講費,身價等同大學教 授;加上每個月的分紅,一年即可成為“百萬富翁”。


如果擔心口才不了得,上不了台,香港名嘴黃桂林博士是集團的長期特約演講導師,他肯定可以把你訓練成演講家,該名公爵說。確實,本報卧底發現,在黃的特殊培訓下,集團的侯爵和公爵,無論之前是目不識丁的農村婦女,還是滿口粗話的農民工,最後都會變成滔滔不絕的雄辯專家。


“還有一點,因為我們是在香港註冊,即等同港商,只需要交香港稅務,不用像在內地那樣又要交公薪﹑又要管工商﹑海關等雜稅,也不用交舖租。真是投入少,收獲多,”這名稱自己為“彤哥”的公爵分銷商說。“MLM生意是21世紀的新趨勢,愈早加入,愈早致富。”


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這完全是騙人的鬼話!”來自廣東雲浮市郁南縣蓮灘鎮龍嚴村的吳先生告訴南華早報中文網。


吳先生今年33歲,2012年4月被初中同學拉進亮碧思,半年內一共投進40萬港元,成為一名“侯爵”。


“我剛加入時,上線發動數十人輪流關心我,所說的﹑看到的都非常吸引人。他們告訴我當年公爵們是怎樣的窮困潦倒,是亮碧思幫了他們,所以上線都是懷着感恩的心 來幫下線,幫下線賺大錢。等我交了64,000港元,才發現原來他們所謂的幫忙,只是教我怎樣編造各種藉口向親友借錢……”吳說。


“他們的另外一個殺手鐗是邀請你參觀公爵們的豪華別墅,坐着他們的寶馬﹑奔馳等名車到中山﹑珠海等地的高級餐廳消費,感受上流社會奢侈的生活,即所謂的‘打霧’。”


“成為侯爵後,按照公司規定的AA制,我出外消費時必須得為自己埋單。每次吃飯各人都要帶向公司購買的,一瓶上千港元的紅酒。除了借錢,我們都學會了花錢如倒水。這讓我過得很不踏實,我多次表示做不下去,想退出,馬上被上線們冷嘲熱諷,笑我懦弱……”他說。


不擅辭令的吳先生在投入64,000港元後的一個月後,由於一個下線也拉不到,急於晉身“侯爵”的他,借來了五張家人的身份證,填了五張“大單”,籌了30 多萬港元連同表格交給在內地的上線。但MLM在內地屬非法營銷,所有分銷商必須到香港簽“大單”,吳先生的上線卻沒有安排這五個人到香港簽署,就發給他 “侯爵”證明書,當時他不以為意。


“我後來發現我被他們看中,是因為我開始步入中年,學歷只有初中,不容易找到好工作,加上第三個孩子又剛出生,經濟負擔加重,心裏急着想掙快錢。”


半年後,吳先生發現親友陸續上門追債,自己卻一分錢也掙不到,毅然決定退出。由於債務纏身,他一度沮喪到極點。有一天,他爬到一座高樓天台,準備跳樓自殺。


“臨 跳之前,我打電話跟妻兒道別。老婆哭着哀求我,說三個分別只有5歲﹑4歲,以及半歲的孩子不能沒有爸爸……想到家中還有年邁的父母,我當場醒過來!”清醒 過後的他突然想起之前簽的五張“大單”違反公司規定,懷疑“有人冒簽買大單”,即向團隊的最高層負責人舉報,並到香港向亮碧思總部投訴,要求調出當年上線 繳交的那六張大單合同作為控訴證據,誰知道集團管理層根本不予理會。


吳先生︰“這些產品對我們這些農民來說,跟垃圾沒啥分別。”


湖南寧鄉的李慧冬說,他在來往香港接近20次之後,才發現一瓶同年份同等級別的法國紅酒,亮碧思賣至少1,000港元,在香港超市不到200港元就有交易。


“我們一直不了解香港的情況,以為香港不會有騙人的公司,香港買的東西一定是正貨,加上大部分進口貨在香港都不用交關稅,以為所有港貨拿到內地買,一定有利可圖,”李說。


“我現在除了一屁股債之外,還要面對眾叛親離,債主天天到老家追債的,父母不認我是兒子等問題。現在已經是有家歸不得,只能帶着老婆和兩個孩子躲到中山以賣檳榔為生。雖然現在老婆天天吵着要離婚,我也無可奈何。”


寧鄉縣公安局一位警務人員告訴南華早報中文網,去年當地警方接獲50名村民集團舉報亮碧思分銷商在內地進行非法傳銷活動,警方採取打擊行動,抓獲了近300名侯爵 ﹑16名公爵。公安同時發現,單是寧鄉縣就超過10,000人加入亮碧思。內地《公安報》更透露,寧鄉縣警方在這次行動中繳獲的資金至少3.3億元人民幣。


亮碧思總經理劉晉維在接受南華早報中文網查詢集團分銷商在內地被控告從事非法活動,和涉嫌詐騙和教唆會員借錢投資的看法和回應時,他回答:“我們公司也是受害者,公司一直呼籲會員要遵守法律,今天這個結局,一概與我們無關。”


這就是亮碧思高層每次被媒體查詢時的“標準答案”。


內地作家慕容雪村曾潛入江西的傳銷窩點當了23天卧底,寫成了《中國,少了一味藥》這本書,記述所見所聞,並且客觀分析了傳銷騙案受害者的心理弱點。


他對南華早報中文網說,層壓式推銷模式在香港和歐美等地已經幾乎沒有市場,卻可以在內地大行其道,原因很簡單︰“因為在內地,無論貧富或教育程度如何,很多人都有一個通病,以為天上會有餡餅掉下來卻沒意識到要立足於國際商業社會,誠信是何等重要。”


他說:“誠信就是中國人最普遍缺少的一味藥。沒有誠信的人最容易陷入傳銷騙局。”


版權聲明:《南華早報中文網》所有文章版權由香港《南華早報》集團所有。



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吧!
COPYRIGHT . 2016. GTIP2015ALL RIGHTS RESERVED.  



延伸阅读!
香港『萬寧』及『莎莎』藥品及化妝品2015年最新價格!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MzU0NzA5Ng==&mid=209786329&idx=1&sn=e16cbfd12e0dcdda6e5dd744cd04b8ec#rd

诚意向您推荐香港必买的好药!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MzU0NzA5Ng==&mid=207975616&idx=1&sn=2ce5f5c163d330089d7001df6ad294c3#rd


欲得到更多香港的購物資訊,請關注我們公眾定閱號!






微信订阅号:GTIP2015
环球科技资讯平台
Global Technology Information Platform

我們提供最新的环球科技资讯,我们提供环球手机、电脑、平板、智能手表、汽车、環保等科技领域最新资讯,另外,我們教授各式各样软件应用知识,欢迎关注我们!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