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我们有时候去大兴善寺万邦书店,买一本书,喝一杯茶,就是想目睹一下老板魏老师

我们有时候去大兴善寺万邦书店,买一本书,喝一杯茶,就是想目睹一下老板魏老师

  • 发布时间:2021-05-18 14:03:54
  • 作者:春暖寻常

  

                       

           清晨入古寺,

           初日照高林。

           曲江通幽处,

           禅房花木深 。   

             ---- 唐朝,诗人常建

        以一首唐诗赞誉小寨大兴善寺万邦书店很是贴切,它是水泥丛林里的我们,修行的道场。

        读书,写作,是一种嗜好。以区别于人生庸常模式。福楼拜在包法利夫人的结尾最后一句,是,我就是包法利夫人。至今,他的小说如此迷人不衰,成为有见识者持续阅读的百年时髦。文学投射自己对时代的感应,文字也可以从废墟里还原逝去的繁华。

        我们有时候去大兴善寺万邦书店,买一本书,喝一杯茶,就是想目睹一下老板魏老师的大家风范。


        

        魏老师这个书店老板,微信好友超过2000,但他似乎记得住每一个微信好友或者真实好友。
        每一次去书店,看见他可能接待全国各地书友若干,但基本上安排得当,人人都能和他把事说完,招呼打完,一天十几组书友群,他应付得当,得空,他还能在一张古典红木桌子上抄写心经。
        他又是怎么做到的?具备如此超然的记忆力,当然,他在美国西北大学顺利毕业,加入芝加哥某互联网公司的亲生儿子也叫超然。
我有时很感动,老魏居然还记得我,欣喜之余,我发现,他记得所有书友。然后继续感动,只不过这次是技术上的。魏老师具备印刻机一样的记忆力。


        

        他记得十几年前和崔文川初次相识于小雁塔的细节,并可以写下来作为万邦周三书友会的推介台词。


        

        有时,我们认为魏老师是一位德艺双馨的知识分子,可能讲话优雅以及出口成章,但这些预估的想象,都让我们失望。实际上,和这位书商的谈话,让我们感到了一种风土,瞬间,彼此的距离感消失,只要你是爱书人,爱书店的人;所有的谈话,都显得如沐春风。他让我感到了在陕西这种幽默感不强的省份里,魏老师是我见过不到5位的陕西幽默人士之一。非常糟糕的是,我们现在去小寨万邦书店,第一句就问;魏总来了没?回答:来了。
        其实,来不来,我们只是打声招呼,然后挑书,买书。或者自己坐下来,喝一杯埃塞俄比亚咖啡。


    

       但是在龙湖星乐汇(曲江),以及长安县办公室,和大兴善寺(小寨)和留坝,甚至芝加哥这些地标中,我们显然很难遇见魏老师。
他甚至缺席周三的万邦书店大兴善寺关中大书房的高士书友会。
我猜,这是他为老书友和自己参与主持策划的唯一的私房读书派对。

 

       书店卖书,事业唯艰。
        碑林附近,禅宗寺院卧龙寺柏树林的汉枫博文书店,老板老孙,早年离开体制放弃做公务员,经营小书店至今,脾气倔强,不苟言笑,坚持纯粹,并不因为失去我这个心爱的购书者就内心气愤。
        但实际上,我确实是老孙书店最重要的购书者之一。所谓重要,并非购书量大,而是彼此相惜。近年,我几乎每两年才去一次老孙的书店。
        这非常不好。

        在我看来,书店和国际青年旅舍都非常文艺。不幸的是,传统的挂靠景区,国际青年旅舍正在被社区青年旅舍冲击到式微。
        开在社区的青年旅舍非常契合商务青年,隐藏在无数的小区里,就比如倪家桥地铁和桐梓林地铁,有数家毗邻美国领事馆的青年旅舍,或许,这个位置距离你的情人的家,非常靠近。
         同样,传统书店被网购正在侵蚀到微小利润。而他们相约走的诚品路线,因为找不到适合的文艺类休闲产品服务书友,而让老板陷入了一种巨大经营压力。乃至我给梁轩说,你们的文艺类休闲产品不要那么贵嘛? 马上就推出了一些廉价但是优质文艺类休闲产品。在此之前,那些走言情路线价格昂贵十分小众的产品占据了万邦书店的柜台。
我说,梁总监,你得让我的预算买得起啊。


        

        书店应该诱惑更多的人来打CALL。
        因为,社交生活让我们疲惫以及对生命的成长毫无意义。我们的人生,在余年,需要一场自己和自己相处的道场。那最好的地方,就是西安城的万邦书店。
        我们应该尝试被世界遗忘的勇气,因为我们本就孤独,而他人即地狱。恰恰,书店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让你变成宇宙中如地球一样的生命存在。
        所有的艺术家都知道纽约的杜尚,他在最璀璨的时候,选择了每天在一家寂寞的书店里看似寂寞的待着。

         我有无数次幻想自己生活在上海,在每个夜晚我可以在静安寺附近的张爱玲书店,要一杯红酒,在针落在地板上都可以听见的张爱玲公寓张爱玲纪念书店里,于暖色台灯下消磨一个又一个寂寞美好的夜。
        在我41岁后,我越来越感觉,关于大都市夜晚最美的想象,就是待在书店阅读或者喝酒到打烊。


      

        在雨季的上海,我有无数次路过绍兴路,在一家香港导演经营的万源书店,每次,我都会安静的戴上几个小时。如果关掉手机,你就无人打扰。
         Maybe,。
        让我们躲避人群,独自静静阅读以及喝酒。被世界遗忘,自己和自己相处。
        看完《三块广告牌》这部好莱坞电影,深感人类对抗命运时,显得十分无力和绝望,以及不断地在失败中前行……
        我们从何时起才决心观照自己?关照自己的内心?
        书店,可能是我们对抗命运无力和绝望时刻,最后的避难所。
就像青春少年时,我们流浪,行走,在资金匮乏而无家可归时,在路上,我们需要一家国际青年旅舍的床位。

        今天,人到中年或者年轻年长,无论如何,我们在这个城市有家可归,但是,我们仍旧需要一个地方,无人打扰,休息自己的心魄。

        松下问童子,

        言师采药去。
写到这里,魏老师在不在书店,也无所谓了。







长按下面二维码关注我们。带上你的故事和作品,让大家一起来欣赏


图标 友情链接